【歷史上的今天】

1915425日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澳洲和紐西蘭首次聯手重大軍事行動,史稱加里波利之戰,也稱達達尼爾戰役(Dardanelles Campaign,戰爭過程不盡人意,從一開始的錯誤夜間登陸、不利防守的立足點,到指揮的失誤、敵人的頑抗、疾病的侵襲、煎熬的氣候,都是造成盟軍失敗的因素。澳大利亞此役共有8700人陣亡,19400人受傷。舉國哀痛之餘,迅速催生了這一象徵著澳紐國民對自己身份的認同以及認識國家歷史的重要日子-澳紐軍團日。1916年,「425日」被正式擬定為澳紐軍團日,每年的此日兩國都舉辦各種悼念儀式及發人深省的活動。無情戰爭的殘酷,歷史的軌跡時時刻刻提醒著幸福的我們,維護人權、珍惜和平的重要!

 

【澳洲茶樹--大地恩賜的抗生素】

澳洲茶樹的醫藥用途記載,最早可以追溯到1788年澳洲殖民地時期。當時,英國航海家庫克上校(Captain James Cook)登陸澳洲,見到當地的土著把澳洲茶樹的細葉泡水喝下,吸入葉片蒸氣,或者搗碎細葉當作敷料外用,處理炎症、疼痛、傷口及驅蟲。根據記載,在二次大戰期間,澳洲軍隊使用澳洲茶樹精油做為當時醫療缺乏的軍用使用藥。

到了1960年代,一些來自歐美國家的學者把稀釋的精油添加在藥膏中,用來減輕各種感染症,如陰道感染、牙齦炎、甲溝炎、皮膚黴菌感染、鵝口瘡、癤病、鼻咽炎、扁桃腺發炎等。在人類面對日趨棘手的各種感染症,抗生素仍然是目前唯一的選擇。現今抗生素濫用造成細菌抗藥性現象,並且已成為現代人類的健康殺手。

 

【有機茶樹精油的奧妙】

有機茶樹精油能破壞微生物的細胞膜,繼而引起細胞溶解,達到殺菌的目的。

澳洲標準協會訂定在澳洲茶樹精油中的4-松油醇必須大於30%,而具皮膚與氣管刺激性的1,8-桉醚(1,8-cineole,又稱為eucalyptol,桉樹油)含量必須低於15%。值得一提的是,當4-松油醇含量越高時,精油的抗菌與抗發炎的活性越強。在澳洲茶樹精油中,主要的殺菌成分有3種:含量在30%以上的4-松油醇,以及微量的阿法松油醇(α- terpineol)與芳樟醇(linalool)。因此,精油的殺菌能力主要靠4-松油醇。它對多數的細菌,例如放線菌屬、仙人掌桿菌、棒狀桿菌屬、糞腸球菌、大腸桿菌、克雷白氏肺炎菌、普通變形菌、化膿性鏈球菌、抗藥性與非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以及常見的真菌,像是白色念珠菌、黑麴菌、鬚毛癬菌等,最低的抑菌濃度都在1%以下。這也可以說明澳洲茶樹精油優越的殺菌能力。

資料出處:https://scitechvista.nat.gov.tw/c/sWzH.htm